从交互设计到硬件创业 Interaction Design & Hardware Startup
February 15th, 2013

过年小记:家庭,急诊,任天堂

IMG_0768

30岁,50岁和70岁

今年不知道是74还是75岁的外公跟去年比起来精神状态没变差,脸色反而变的更好,身体也有所发福,但走起路来步伐开始含糊,一天里偶尔会有喘不上气要张嘴用喉咙发出声音呼气的时候,老妈说是因为外公有过几次脑梗塞经历,小脑有所萎缩。一年前的另一个新年里,由于外婆去世,天气太冷,外公被爸妈从乡下接到了城里住在我家,我陪着散步时他说他一点也不想去距离我家步行十五分钟距离的另一个房子里住,那是几年前家人特意为他和外婆方便他们来城里看病或者冬天冷的时候住,他说在哪住会想起去世的外婆,心里难过。

相反,外公喜欢住我家,冬天里这有充足的暖气,大电视,听话的对他的任性敢怒不敢言的大女儿;但其实这为爸妈造成了不小困扰,或许是因为不用每天照顾外公和年龄差距,在我看来我可以接受外公的一切行为,但爸妈却实实在在的会因为外公而生闷气,在我看来也一样可以理解:做为大女儿的老妈会后悔没能为自己去世的母亲做足够多的事而时常内疚,因此把关心都倾注在外公身上,54岁的老爸有着高血压和糖尿病,在每次很多亲戚来家里探望外公并聚会时就会因为太过聒噪的环境而烦躁不安,两个人的关系就开始随着外公住在这里多久的争议时好时坏,以至于老妈和老爸会时常对我说,高磊,我们老了以后就去住养老院,肯定不会和你们一起住,只要未来你和你的家庭幸福就好了,我听了说肯定不会让你们住养老院,到时可以租一套临近的房子当邻居,这种甜蜜的话很容易就让他们变的很开心。

十天前从深圳机场回家时买了本日本人写的研究报告书,说 2015 年的日本会有越来越多的隐形家庭出现,少子化的社会让老年人会选择从孤单的老家搬去孩子工作的大城市,在比邻或者方便电车通勤的范围内同住,彼此照料,而在2013年的现在它已经的的确确发生在家人居住的中国的三线城市里,75岁的外公在资金上不会对55岁的爸妈造成困扰,他自己的退休金对老年人来说就绰绰有余,但在照料所需的精力上会造成困扰,尤其是在也开始步入晚年的爸妈因为年轻时的不良生活习惯造成的慢性疾病开始对健康状态造成显著的负面影响时,而即使外公处在这么一个有着两个儿子四个女儿的大家庭里,因为生活习惯,不同的经济状态,各自家庭中的困扰,以及外公对舒适度的要求,很难实现在每家分别居住减轻子女精力上负担的理想做法,以至于现在负责看护的爸妈和大舅商量为外公找一位保姆,类似寡妇之类的中老年妇女住在一起照顾起居但又不是要找老伴。

平时看起来正儿八经的家人的开放程度远超我的意料。

IMG_0771

急诊

临近从家里回深圳的前一晚,老爸突然生病,全身抖个不停并鼻涕直流,之后越来越严重开始站立不稳,在为外公准备的屋子里住的大舅和两个表弟闻讯而来,驾车送去十分钟车程的医院急诊:问诊,优先抽血验血糖,挂号并缴费,再次问诊并做测体温这类的体格检查,做初步诊断后做血液检查,再次缴费及等待检验结果,依据检验结果再次问诊并做血压测量这样的体格检查,最后出诊断结果并开具药方,缴费取药,这整个过程繁杂但严谨,中途需要至少两个人才能做到一个人照顾病人一个人去完成手续。

老爸最后被确诊为急性发热,打了退烧针吃了药很快回复正常,在整个急诊过程中,对于家庭而言第一步快速反应送去医院的操作难度较大,有没有私家车,谁来驾车,如何把病人转到车里都是问题,如果寄希望于急救车,在等待过程中或许可以完成一些自我监测和判断,用于临时的自救,或者当作问诊时的辅助资料加速医生的判断,通常医生不会信赖患者通过家用设备做的检测结果,这些基本的血压/血糖/温度变化对有特定疾病尤其是慢性疾病的患者及家人做快速判断却意义重大,进入医院后所作的操作基本不在患者的控制范围内,流程的加速只能依赖医院的专业度,而老爸的根本病因在所患的糖尿病导致整体抵抗力比正常人要底,对于他这类患有慢性疾病的人而言,在日常生活中帮助进行健康管理从前期进行疾病控制的产品更加实用,这一类的产品早已经在市面上存在并也都在跟着量化自我的愿景逐步的进化,我所见过的这类设备和那些进化过的智能计步器类量化工具一样,多数依然停留在功能性和体验上的创新阶段,如对量化数据的可视化,而在用户需要的基于这些数据的服务上则刚刚起步,或许是组成这类产品的关键元素很难去整合协调,设计团队,医疗设备制造商,健康服务,每一部分都有专业的资源存在,但单独的每一部分都不可能靠一己之力成功。

隐约觉得,在专业的自我管理工具上,或许有另一种更前期更轻松的做法,但这种做法依然建立在多方合作基础上,只是会因为在切实的对用户进行观察后得到目标明确的以人为中心的切入点时,因为精准而让难度降低,这些或许更容易被那些以人为出发点的团队来实现,而非市面上众多的以现有技术或者现有市场为出发点的团队来实现,比如那些靠提供远程免费问诊服务而达到动辄上百万装机量的手机 APP,仅靠远程描述就给出结果的做法比城乡结合部的小诊所还要更具危害,明显,以人为出发点和以市场为出发点会产出完全不同的结果。

photo-2

任天堂

在为 Wii 刷上中文系统,安装了 USBLoader 可以直接读取移动设备中的游戏而不用频繁更换光盘,以及删除了 Wii 主界面的其它应用后,这台在家积灰一整年的游戏机重新焕发了生机,老爸每天用它玩体育游戏玩的不亦乐乎,老妈在指导下也学会了操作,但在开机后如何把电视从 TV 切换到色差输入,如何通过 USBLoader 进入游戏其实都还很生疏,对于我来说可以轻松完成的任务并乐在其中,尤其是 USBLoader 提供的众多功能非常有用,但对于爸妈来说,每多一个切换,意味着多一重的麻烦和失误。

(待续。。。)

by Whale | Posted in Fieldwork | No Comments » |
January 26th, 2013

1年小记:创业者精神上的阳痿与恢复(待续。。。)

精神上的阳痿

从去年九月到现在,每个月都有写点什么的冲动,但每次打开博客就开始头脑空空,过去常会写的技术分享,成长感悟,社会调查,产品愿景等等一个个都提不起兴趣,自从2012年五月完成第一个项目 Demo 后,我就进到了一个精神上阳痿的状态,在从2月到5月用两个多月时间完成了一个和健康有关的 Web APP 并发布测试后,我发现它的后续发展不如想像中价值大,我的灰心和迷惑大概影响了搭档,一位决定重回公司,一位去了美国。但现在看来,尤其是去年九月和新的搭档 Terry 以及 Lackar 在我的小屋中做回顾分析时发现那个 Demo 远比想象中重要的多,它在人人网和微博上测试时有了些持续使用的用户会对它爱不释手,在因为微博升级API导致没法登陆时还不断留言让我们修复Bug,这让我确定一些设计元素应该继续保留到新的产品中;同时我也发现跟着潮流走而不是选用成熟技术是多愚蠢的一件事,明明团队中的主程擅长 iOS 开发我却要求用 Html 5 和 Javascript 开发 Web APP 目的是为了所谓的”一次开发,多平台兼容";实际上这一切的起因都很简单:经验的不足。而获得经验的方法是不断探索,实践,总结和继续这种循环,前提是要做好心理准备和资金准备,这次经历带来的打击和启发比任何书里写的或者老师教的都有实效的多,所以任何完成的事付出的努力都有其意义,尤其是当我日后看到痛恨调试 Javascript 的前搭档S同学貌似对 Web APP 有兴趣时候,跟另一位去了美国的前搭档O同学拿这个项目写成的论文得了某最高奖时,心里还是有了些许安慰。

治疗

六月底,灰心中准备把方向转型,从创业做产品变回做设计和原型,一位朋友给了我帮忙做设计顾问的机会,完成三件产品的概念梳理和推广设计,这次有一个良好的开始,一直期待一起合做的女友终于结束了两年的远隔回国一起合作,提出的设计方案比我预想的还要好,一个月的期限里虽然时间紧迫但执行的还不错,但一个月后执行中需要的后续修改因为设计师女友返回美国开始变的困难,这时让我发现除了经验不足外另一个最重要的因素,稳定的团队关系无比重要。这是个看似每个人都懂的道理,但真的从发现合适的伙伴,商定合作,到彼此适应成为搭档是挺漫长跟困难的事,尤其是一个从零开始的创业团队。

鼓励,帮助和榜样

我和仅剩的团队因为为朋友完成的设计顾问项目受到了鼓励,让我对这及时的帮助一直心存感激,八月起决定继续产品开发而不是做设计工作室,因为每天躺在床上睡不着时都会回想过去的五年,从设计转到做交互,对只能拿装置去展览很困惑,到决定辞职去日本读研和做研发,最后终于在追求自我表达转为以递交产品为目标后获得了满足,这是唯一能让我安心走下去的一件事,做产品,所以不应该因为遇到阻碍就转向。

在研究院时,我的指导教授奥出老师在一次例会上问,Gao,你的 Vision 是什么?我说我不知道。事实上我确实没想过愿景,在研究院依然我行我素依靠直觉和兴趣做事,但奥出教授是设计思考的拥护和实践者,他决定在我找不到自己的 Vision 前不给毕业,这导致我在毕业后执着于为每件事寻找愿景,它带来了事先设定条条框框束缚自己的副作用,但也切实帮助自己在考虑一件事的趣味之余,承担起必须的责任,现在我给愿景下了适合自己的定义,它不只是用 believe 和 wants 去回答 why,它是任何一件能让我同时觉得有趣,有用,有意义的事。

有两位学长曾经最让我迷惑,一位是 Daisuke,三十多岁的小伙,每天晚上只吃最简单的纳豆和米饭做晚餐,在毕业后也依然延续这个习惯,每晚在人走完时打电话给我帮他开工房的门,边吃简单的晚餐边用激光切割机切美术馆丢掉的防水布做成的海报,再用锤子砸扣子进去最后手工完成一个手提袋,这是他的创业项目,在我看来是非常不酷的项目,没必要在媒体研究院做,但这大概对他来说就是最有趣和最有满足感的东西,也足够了,尤其是最近在 Facebook 和 Path 上看到不断的更新,终于在两年后有了稳定的发展。

另一位是 Miya,我所在 Media furniture 项目组声音部分的负责人,因为做创业项目几乎影响毕业,他在做的也不是跟酷有关的东西,但更加实用和有意义,在搭档离开,我最纠结的时候,这位学长坐在我的对面,说我和 Aoki san 都觉得概念很有趣,为什么不继续做下去。他们是完全不同的人,但都在日复一日的努力,不久前他告诉我说一直兼职的伙伴决定加入团队,也有了很不错的新成员,在两年后终于升级了两人团队,我看到他经历了从做软件到同时做软硬件的改变,以及在孵化器里重新为产品定位顾客群后的成功,这些种种的鼓励,帮助和榜样让我明白,其实无论创业还是实现其它任何理想,不断的去尝试,修正并保持耐心是最必要的条件。

新起点

在上海,一位姑娘在新车间对我说,她说我觉得你弯弯绕绕的,我现在知道自己弯弯绕绕的原因,比如一直想要做的事明明需要软硬件一起来,却偏偏说要先做个软件练练手,这样反而让事情变的复杂,练手和成长应该在实践中完成,而不是为了练手而做一个项目,但除此外,先开始软件也是不得已的选择,迟迟没有搭档可以负责硬件开发,合适的搭档是一切项目的起点。

八月,现在的搭档 Terry 出现在我面前,他说受够了在大公司做企业软件的生活,准备试试新东西,我想起来在微博上认识的 Jesi,一位从服装设计转型 iOS 独立开发者的姑娘,他们应该很能互补,于是在等待了 Terry 辞职旅行和 Jesi 完成考试后的九月,一个新的团队又组成了,在之后到现在的三个多月里,想到他俩我时常会沉浸在某种恋爱般的情绪里,哈,有时候,创业团队一定要学会等待,毕业后加入 ifanr 的 Lackar 同学会在周末抽空回来讨论交互规则,无比繁忙的 Mog 总会在我等到快绝望时给出一份喜出望外的设计稿,一直异地忙着自我实现的女友终于愿意抽出时间帮忙。现在的项目开始朝着正向地方向前进,完成了软硬件的可行性测试,开始了软件架构和APP功能开发,接着是准备找硬件团队帮我们完成从原型到成品化,开始用户测试来验证概念,这个过程还会有很多可以预见和不能预见的困难,但确实已经走出困惑期。

(待续。。。)

by Whale | Posted in imlab.cc | 1 Comment » | Tags:
September 9th, 2012

9月小记

imlab 第一个以“商品”为目标的项目,从2月开始到现在已经用时半年有余,它的开发代号换了三次,参与的人换了两次,平台换了一次,递交的产品形态目标换了一次,中途还停滞了两个月,这些劳神费力换来的是逐渐清晰的设计策略,与愿景相符又可执行的切入方法,而每次让我从项目碰壁后的失落期里,恢复过来的那个体力与精神复原点也变的清楚-那个点是我在 ppt 里重复过很多次的故事,但由于我的过于发散和它本身的难度决定了总是难以瞄准靶心。

这个故事是这样的,当我回到家里,看到老爸吃饭前要掀开衣服露出肚皮,用一根看起来很高科技的笔状注射器扎到肚皮上注射抑制糖尿病的胰岛素时,当发现印象中健康的老爸在过了五十岁患上各种慢性病时,我希望为他作点事,让他更加的健康,在劳累半生后更安心的享受下半个人生,不止是他,也是任何人的老爸老妈,也是为二三十年后的我们自己,这是能够把无论如何程度的挫折弹走的墙,这个项目的出发点。

在过去半年里,这个项目主要遇到的问题如下
1,主题的探索
得到“自我管理”设计方向是经过去医院,体检中心和社区医院调查后得出的,它在影响人健康的因素中的确占了极大比重,同时也是有可执行性的,不会涉及到太多政策问题,门槛不高,这项花了一个多月时间。
2,主题的明确
在确定“自我管理”后,依然有很大的问题,自我管理是一个极大的范畴,每个范畴里也有不同的切入点,尤其是在没有确定更加明确的“problem”时,这个项目以类似做课题研究的方法开始了,我们确定了以“培养良好的习惯”为切入点。
3,跑题与切题
主题就是靶心,但射中靶心不是件容易的事,我们选择以“数据可视化”为设计方向,因为相信更易懂的数据有助于人进行更轻松简单的自省式观察,从而通过观察发现行为上的偏差,进而进行自我纠正,但完成后我发现它不够切题,可视化并不是自我管理最重要的一环。
4,玩心与责任心
设计者有足够的玩心是保证设计有趣的基本,但“问题解决”类的项目还需要足够的责任心,才能给出切题的可以递交能够为用户带来意义而非仅仅让设计者有智力或自我表达上满足的价值。
5,团队与管理
imlab 的团队一直是松散的,最初它在 google group 里放上了几乎所有认识的人,之后经过第一次项目留下一些走了一些,现在的第二次项目走了一些又新加入一些,对同一方向感兴趣的会留下会有新的加入,不感兴趣的会离开,我相信这个状态还会持续一段,从而确定核心的成员,确定更明确的分工,而我做为唯一的协调人,经验上有明显不足,但解决办法也很简单-学习,实践,进步。
6,收获
我希望每一个参与 imlab 的人都能有好的收获,有些是酬劳上的,有些是尝试新设计课题上的,有些是为自己的毕业留学加分的,有些是希望全程参与创业过程的,有些是友谊的,虽然过程不那么轻松,但我很开心保证每个人都获得应得的部分,我也从团队所有成员身上收获了经验,友谊,也收获了“集中”的能力。
7,最大的野心和最小的开始
在愿景确定后,不断学习,实践,改进,这是 lean startup 之类的书里最常提到的,我也发现这是最有效也是唯一能够让项目成功的方法,而那个愿景其实是需要个两三年才能有眉目的,接下来要做的就是朝着这个目标,设定一个个小的阶段,循序渐进。

imlab 的缺点很明显:经验少;但优点也很明显:项目方向明确并有意义,设计主导的创业公司,一直没变的要结合软件与硬件的产品形态尝试,以及它一直的信念,这是一个创业公司,但除了要递交出产品,它还有另一个一直坚持和在实践的,通过运作这个机构和开发产品,达成参与者的共同成长。

by Whale | Posted in imlab.cc, Startup | 7 Comments » |





Powered by Wordpress using the theme bbv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