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交互设计到硬件创业 Interaction Design & Hardware Startup
January 26th, 2013

1年小记:创业者精神上的阳痿与恢复(待续。。。)

精神上的阳痿

从去年九月到现在,每个月都有写点什么的冲动,但每次打开博客就开始头脑空空,过去常会写的技术分享,成长感悟,社会调查,产品愿景等等一个个都提不起兴趣,自从2012年五月完成第一个项目 Demo 后,我就进到了一个精神上阳痿的状态,在从2月到5月用两个多月时间完成了一个和健康有关的 Web APP 并发布测试后,我发现它的后续发展不如想像中价值大,我的灰心和迷惑大概影响了搭档,一位决定重回公司,一位去了美国。但现在看来,尤其是去年九月和新的搭档 Terry 以及 Lackar 在我的小屋中做回顾分析时发现那个 Demo 远比想象中重要的多,它在人人网和微博上测试时有了些持续使用的用户会对它爱不释手,在因为微博升级API导致没法登陆时还不断留言让我们修复Bug,这让我确定一些设计元素应该继续保留到新的产品中;同时我也发现跟着潮流走而不是选用成熟技术是多愚蠢的一件事,明明团队中的主程擅长 iOS 开发我却要求用 Html 5 和 Javascript 开发 Web APP 目的是为了所谓的”一次开发,多平台兼容";实际上这一切的起因都很简单:经验的不足。而获得经验的方法是不断探索,实践,总结和继续这种循环,前提是要做好心理准备和资金准备,这次经历带来的打击和启发比任何书里写的或者老师教的都有实效的多,所以任何完成的事付出的努力都有其意义,尤其是当我日后看到痛恨调试 Javascript 的前搭档S同学貌似对 Web APP 有兴趣时候,跟另一位去了美国的前搭档O同学拿这个项目写成的论文得了某最高奖时,心里还是有了些许安慰。

治疗

六月底,灰心中准备把方向转型,从创业做产品变回做设计和原型,一位朋友给了我帮忙做设计顾问的机会,完成三件产品的概念梳理和推广设计,这次有一个良好的开始,一直期待一起合做的女友终于结束了两年的远隔回国一起合作,提出的设计方案比我预想的还要好,一个月的期限里虽然时间紧迫但执行的还不错,但一个月后执行中需要的后续修改因为设计师女友返回美国开始变的困难,这时让我发现除了经验不足外另一个最重要的因素,稳定的团队关系无比重要。这是个看似每个人都懂的道理,但真的从发现合适的伙伴,商定合作,到彼此适应成为搭档是挺漫长跟困难的事,尤其是一个从零开始的创业团队。

鼓励,帮助和榜样

我和仅剩的团队因为为朋友完成的设计顾问项目受到了鼓励,让我对这及时的帮助一直心存感激,八月起决定继续产品开发而不是做设计工作室,因为每天躺在床上睡不着时都会回想过去的五年,从设计转到做交互,对只能拿装置去展览很困惑,到决定辞职去日本读研和做研发,最后终于在追求自我表达转为以递交产品为目标后获得了满足,这是唯一能让我安心走下去的一件事,做产品,所以不应该因为遇到阻碍就转向。

在研究院时,我的指导教授奥出老师在一次例会上问,Gao,你的 Vision 是什么?我说我不知道。事实上我确实没想过愿景,在研究院依然我行我素依靠直觉和兴趣做事,但奥出教授是设计思考的拥护和实践者,他决定在我找不到自己的 Vision 前不给毕业,这导致我在毕业后执着于为每件事寻找愿景,它带来了事先设定条条框框束缚自己的副作用,但也切实帮助自己在考虑一件事的趣味之余,承担起必须的责任,现在我给愿景下了适合自己的定义,它不只是用 believe 和 wants 去回答 why,它是任何一件能让我同时觉得有趣,有用,有意义的事。

有两位学长曾经最让我迷惑,一位是 Daisuke,三十多岁的小伙,每天晚上只吃最简单的纳豆和米饭做晚餐,在毕业后也依然延续这个习惯,每晚在人走完时打电话给我帮他开工房的门,边吃简单的晚餐边用激光切割机切美术馆丢掉的防水布做成的海报,再用锤子砸扣子进去最后手工完成一个手提袋,这是他的创业项目,在我看来是非常不酷的项目,没必要在媒体研究院做,但这大概对他来说就是最有趣和最有满足感的东西,也足够了,尤其是最近在 Facebook 和 Path 上看到不断的更新,终于在两年后有了稳定的发展。

另一位是 Miya,我所在 Media furniture 项目组声音部分的负责人,因为做创业项目几乎影响毕业,他在做的也不是跟酷有关的东西,但更加实用和有意义,在搭档离开,我最纠结的时候,这位学长坐在我的对面,说我和 Aoki san 都觉得概念很有趣,为什么不继续做下去。他们是完全不同的人,但都在日复一日的努力,不久前他告诉我说一直兼职的伙伴决定加入团队,也有了很不错的新成员,在两年后终于升级了两人团队,我看到他经历了从做软件到同时做软硬件的改变,以及在孵化器里重新为产品定位顾客群后的成功,这些种种的鼓励,帮助和榜样让我明白,其实无论创业还是实现其它任何理想,不断的去尝试,修正并保持耐心是最必要的条件。

新起点

在上海,一位姑娘在新车间对我说,她说我觉得你弯弯绕绕的,我现在知道自己弯弯绕绕的原因,比如一直想要做的事明明需要软硬件一起来,却偏偏说要先做个软件练练手,这样反而让事情变的复杂,练手和成长应该在实践中完成,而不是为了练手而做一个项目,但除此外,先开始软件也是不得已的选择,迟迟没有搭档可以负责硬件开发,合适的搭档是一切项目的起点。

八月,现在的搭档 Terry 出现在我面前,他说受够了在大公司做企业软件的生活,准备试试新东西,我想起来在微博上认识的 Jesi,一位从服装设计转型 iOS 独立开发者的姑娘,他们应该很能互补,于是在等待了 Terry 辞职旅行和 Jesi 完成考试后的九月,一个新的团队又组成了,在之后到现在的三个多月里,想到他俩我时常会沉浸在某种恋爱般的情绪里,哈,有时候,创业团队一定要学会等待,毕业后加入 ifanr 的 Lackar 同学会在周末抽空回来讨论交互规则,无比繁忙的 Mog 总会在我等到快绝望时给出一份喜出望外的设计稿,一直异地忙着自我实现的女友终于愿意抽出时间帮忙。现在的项目开始朝着正向地方向前进,完成了软硬件的可行性测试,开始了软件架构和APP功能开发,接着是准备找硬件团队帮我们完成从原型到成品化,开始用户测试来验证概念,这个过程还会有很多可以预见和不能预见的困难,但确实已经走出困惑期。

(待续。。。)

by Whale | Posted in imlab.cc | 1 Comment » | Tags:













Powered by Wordpress using the theme bbv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