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交互设计到硬件创业 Interaction Design & Hardware Startup
September 9th, 2012

9月小记

imlab 第一个以“商品”为目标的项目,从2月开始到现在已经用时半年有余,它的开发代号换了三次,参与的人换了两次,平台换了一次,递交的产品形态目标换了一次,中途还停滞了两个月,这些劳神费力换来的是逐渐清晰的设计策略,与愿景相符又可执行的切入方法,而每次让我从项目碰壁后的失落期里,恢复过来的那个体力与精神复原点也变的清楚-那个点是我在 ppt 里重复过很多次的故事,但由于我的过于发散和它本身的难度决定了总是难以瞄准靶心。

这个故事是这样的,当我回到家里,看到老爸吃饭前要掀开衣服露出肚皮,用一根看起来很高科技的笔状注射器扎到肚皮上注射抑制糖尿病的胰岛素时,当发现印象中健康的老爸在过了五十岁患上各种慢性病时,我希望为他作点事,让他更加的健康,在劳累半生后更安心的享受下半个人生,不止是他,也是任何人的老爸老妈,也是为二三十年后的我们自己,这是能够把无论如何程度的挫折弹走的墙,这个项目的出发点。

在过去半年里,这个项目主要遇到的问题如下
1,主题的探索
得到“自我管理”设计方向是经过去医院,体检中心和社区医院调查后得出的,它在影响人健康的因素中的确占了极大比重,同时也是有可执行性的,不会涉及到太多政策问题,门槛不高,这项花了一个多月时间。
2,主题的明确
在确定“自我管理”后,依然有很大的问题,自我管理是一个极大的范畴,每个范畴里也有不同的切入点,尤其是在没有确定更加明确的“problem”时,这个项目以类似做课题研究的方法开始了,我们确定了以“培养良好的习惯”为切入点。
3,跑题与切题
主题就是靶心,但射中靶心不是件容易的事,我们选择以“数据可视化”为设计方向,因为相信更易懂的数据有助于人进行更轻松简单的自省式观察,从而通过观察发现行为上的偏差,进而进行自我纠正,但完成后我发现它不够切题,可视化并不是自我管理最重要的一环。
4,玩心与责任心
设计者有足够的玩心是保证设计有趣的基本,但“问题解决”类的项目还需要足够的责任心,才能给出切题的可以递交能够为用户带来意义而非仅仅让设计者有智力或自我表达上满足的价值。
5,团队与管理
imlab 的团队一直是松散的,最初它在 google group 里放上了几乎所有认识的人,之后经过第一次项目留下一些走了一些,现在的第二次项目走了一些又新加入一些,对同一方向感兴趣的会留下会有新的加入,不感兴趣的会离开,我相信这个状态还会持续一段,从而确定核心的成员,确定更明确的分工,而我做为唯一的协调人,经验上有明显不足,但解决办法也很简单-学习,实践,进步。
6,收获
我希望每一个参与 imlab 的人都能有好的收获,有些是酬劳上的,有些是尝试新设计课题上的,有些是为自己的毕业留学加分的,有些是希望全程参与创业过程的,有些是友谊的,虽然过程不那么轻松,但我很开心保证每个人都获得应得的部分,我也从团队所有成员身上收获了经验,友谊,也收获了“集中”的能力。
7,最大的野心和最小的开始
在愿景确定后,不断学习,实践,改进,这是 lean startup 之类的书里最常提到的,我也发现这是最有效也是唯一能够让项目成功的方法,而那个愿景其实是需要个两三年才能有眉目的,接下来要做的就是朝着这个目标,设定一个个小的阶段,循序渐进。

imlab 的缺点很明显:经验少;但优点也很明显:项目方向明确并有意义,设计主导的创业公司,一直没变的要结合软件与硬件的产品形态尝试,以及它一直的信念,这是一个创业公司,但除了要递交出产品,它还有另一个一直坚持和在实践的,通过运作这个机构和开发产品,达成参与者的共同成长。

by Whale | Posted in imlab.cc, Startup | 7 Comments » |













Powered by Wordpress using the theme bbv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