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交互设计到硬件创业 Interaction Design & Hardware Startup
April 30th, 2011

openFramework, Tokyo Workshop

SDIM0747

10 小时的车轮战

昨天上下午两场工作坊天壤之别,上午 Zachary Lieberman 解说他的“艺术是对未来的 R&D, 是通力的合作, Do it with others”,加上每次都能见到的 Eyebeam 中心跟早已经建起来的 openFrameworks Lab, 老生长谈,但每次看到 ofLab 还会继续羡慕,有一个场所可以给艺术家,黑客,工程师和科学家把因搭档而来的脑力碰撞转化为以艺术表达为诉求的实践。

下午的 Advance section 变了个样,开始最近基于 openFrameworks 的实际项目介绍和运作讲解,一个是为澳大利亚某会议制作的视觉系统,全部由程序控制的基于 Data Visualization 概念的 VI 系统,概念不新鲜但因为艺术家出身又有 Parsons The New School for Design 的背景支持,视觉呈现做的极其好;另一个与 NIKE 的合作项目 Paint With Your Feet ,添加了对 GPS 数据的支持,继续数据可视化的概念但效果出众。联想到最近 MIT 的新 LOGO,事关视觉系统呈现又对自我突破有要求的设计师,学习使用程序来创作已经是必须要考虑的事了,这不是说对新技能的掌握,而是接受一个新的现实和尝试突破过去经验和系统留下的限制。

Zachary Lieberman 公开了他在 Parsons 的两个授课课程网站,新的 http://algo.thesystemis.com/ 和稍旧的 http://www.makingthingsmove.org/blog/,有很多的例子可以参考,Parsons 学生很幸福。

Kinect 做为一个已经渡过热潮的话题,现在积累出来极多的案例,Kyle McDonald 和 Zach Lieberman 在 NY ITP 春季期的课程用它在尝试制作廉价的 3D Scanner 并使用数据做 3D Printing,这里有课程 blog 可以看 http://3dsav.blogspot.com/,新技术带来的尝试能够带来最直观的感官刺激,而附着其后的,对亲身发起者最重要的,是带来新的去探索,尝试和产出的机会,无论艺术创作,设计实践还是学术的研究,从而产出新的乐趣。

艺术家和设计师都在考虑着的东西

比如之于设计师,尤其是愿意扑身于这个社会,人群去做最形而下尝试的设计师类型,这些早就出现但正式成为设计与创作材料不久的东西,给了我们去尝试更深入探索的机会,无论是形而下的实施,还是之后可能会随之而来的形而上的思考。

EyeWriter 是一个预示了新形态设计的典型例子,批量化生产的 PS3 Camera 和可以提供从最低端自制化软件的 openFrameworks 结合在一起,为实现最廉价同时也是因为设计师与工程师共同走完流程而把概念,原型与使用者体验的顺畅结合提供了可能。现在它成为了一个典范,基于最初兴趣的但却在最大程度上为他人而设计,开源的但完成了一个机构的建立。

OF 007

让人期待已久迟迟没有发布的新版本 OF 007 也做了介绍,为 OPENGL 的支持新添加了 ofxShader 库,让动画,3D 生成渲染跟 OPENCV 有了更大的效能转变。配合 Kinect 的 OPENNI 库 bug 还很多,容易崩溃 。有了更好的 web server 的支持,系统文件控制功能也做了补充,但跟 Processing 比起来,那条能够融会贯通整个程序原型制作的线还不够明显,对于非程序背景的人而言,目前 OF 依然是偏创作型的,更适合让艺术家走向的人完成作品原型,而不是像 Processing 一样可以足够完成一个设计产品原型的流程。

SDIM0748

SDIM0753

SDIM0751

SDIM0758

SDIM0760

April 28th, 2011

KMD Cluster Meeting, 春季

KMD Cluster Meeting Spring

Cluster Meeting 通常在新生入学后不久召开,各个项目组做项目阶段性总结介绍,给新生做选择。

1,产业级别的创新

这次在 C3S02 打头阵的依然是奥出教授的项目,第一个要为医疗产业建立一套平台,以患者为中心,携同家庭,护理,医生,科学家和制药业,这种以五年一个阶段计算,可以在一个媒体研究院进行,并且逐步进展并得到包括投资人和协同机构正面回馈的项目,让人很好奇背后支撑的力量。

Media Furniture 同样是五年计,一年多的进展已经搭出了平台级别的原型,剩下的只是丰富内容,它的顺利完成不会有意外。这两个项目的完成,带来的回报无论资金还是社会影响都会是产业级别,那一套 Design Thinking 的设计方法论也会大放光彩,完成一个“新的思想”的尝试。思想,思考方式的提出和验证,对教授的吸引力应该是最大的。

另一个新开始的 Osaka Innovatior Club 项目对我最有吸引力,由创新带来的巨大的商机,在亚洲并非最近才被注意到但却是刚刚被放上政策级别,一个个小型创业公司和团队尤其从依托社交化媒介的创新中完成了团队合作,经验和资金的共同累积。瞄准社交关系层级的创新从 App Store 里层出不穷但功能重复的换汤不换药 App 上可以看出泡沫的前兆,但其实社交化媒介只是这个世界更大范围改变的一个讯号,基于普及式运算 (Ubiquitous Computing) 概念的真切实施而带来的人类生活方式的改变也就在眼前,不得不对这些改变做出回应的,不仅仅是目前存在已久的供人交际的方式,它必然涉及方方面面。显然我们只是站在了通往黝黑海洋的港口。那么,哪个 Osaka 创新者俱乐部的建立,选择与当地已有的成熟科技产业及新鲜创业者血液结合的方式,引起的连锁反应在未来五年十年将会是能够带来如振动棒一样层层高潮袭来的体验。

2,科学的力量和个人的激情

产业,创新,创业,这些词听多了会耳朵起茧甚至各种不适。对我而言 KMD 中另一个让这个研究院保持活力的是 Inami Lab, 这个技术研究走向的研究室,成员多数来自机械,电子工程背景,目前的课题包括虚拟现实,人体增强,机器人, 新的物理交互界面等等,科技走向的课题和工科生严谨的工作方式通常都能带来耳目一新的项目。在这样的研究室里,由个人兴趣引起的激情被放大到最大,可以不用刻意关注流程而注重原型对理念的实现,和我所在的项目组倒是全然不同的状况。这里倒是没有优劣的比较,依然只有个人的选择。

http://inami-lab.kmd.keio.ac.jp/

困了,就这些了。

by Whale | Posted in Japan, KMD | No Comments » |
April 28th, 2011

KMD 论文中期发表 2011

SDIM0702

四月二十三论文中期发表前一天我还在完善概念,第二天一早的发挥比预期好很多,问答阶段问到最多问题是你接下来怎么把它做出来。

怎么把原型做出来,这个其实一开始就不是问题,最初进 KMD 的目的是提高下电子硬件和编程能力,继续做之前的 Gadget 跟 Installation, 指导教授一直在引导改变这种做事方式,教授一套叫 Design Thinking 的设计方法论,改变做事方式听起来很轻松,但真去做确实是个苦不堪言的过程,而我又是慢热不太容易开窍型,从开学到现在提了并被否定至少十几个概念,这种过程对一个人的打击多大真的要试了才知道。所幸,这个时期终于暂时性的结束了,我走完了哪个流程,完成了概念,而剩下的给原型的时间,真的不多了。

在听完的其它几个中期发表里,David 一直在做自己的开源硬件创作和销售支持平台,继续下去相信会实现他的构想。Malek 的数字拼贴概念和调查方法得益于在建筑事务所工作过的背景,在 KMD 显的极特别。Dore 的音乐家具无论概念还是原型完成度都很高,评价很高。Gao (我) 在做一个家庭个体成长和关系改变的记录和展示系统,唯一需要的是去真的做出来证明它的独特。Weiliang 的运动相关系统是评价极高的项目,无论对概念,原型,未来市场还是教授反应。Angle 基于地理位置的作家与读者共同创作系统一样很特别又受欢迎。

就像以前我说过的,一个人做的项目正是这个人自身的映射,你的内心,你的所有都会在这件作品上以最赤裸裸的方式展现给他人。比如 Malek 一直在继续的有力概念但原型薄弱走向,比如 Weiliang 严谨踏实极有成效的产品走向,比如我的创作但是因为分散注意力太多而步履蹒跚的走向。

这个一年多的过程,对我而言是极其重要的。哪个入学时问自己最多的问题:为什么要读 Master?现在有了挺让我满意的答案,兴趣的再发现和确定和方法论带来的效率引起了个人自信心的重建;团队的合作和频繁的发表,回馈,更改让工作方式改变很大;可能慢热的性格是没法改变的,但知道了该用什么方式来配合它。比如最有效的是,一次只关注和完成一件事。

刚刚收到论文中期发表评价,被质疑最多的还是怎么去做出来,其次是说系统的独特性,而概念被院长说很有趣,它的所有价值都在于创新上,如果不表现出来的话将会没有任何价值。而指导教授的回馈是:Need to prove his concept. 所以接下来,就是全身心的做原型,来证明它可以做出来而且足够的独特。

所以其实,每个人都依然是有各自过去背景的印记在,概念的依然偏向概念,产品的依然偏向产品,创作的依然偏向创作。唯一有所改变的是,这个人现在有可能从一个新的方向来审视自己,我相信一直走自己的路毫无疑问的会成功,做出改变也确实可以看到新的风景,都是诸君自己的选择。 ;)

by Whale | Posted in KMD, Thesis | No Comments » |













Powered by Wordpress using the theme bbv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