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交互设计到硬件创业 Interaction Design & Hardware Startup
March 29th, 2010

嗨,又到了两周一次的更新时间

各位,我把太多时间消耗在一个叫豆瓣的网站上,要不是收到提醒有人留言的邮件,几乎完全忘了打理这,想想实在不应该,玩心太重对一个成年人来说,害处总是比好处大的多,所以今天起,我决定还是回归blog的重心。

在过去的整整一个学期,有个问题一直让我很迷惑,为啥要读master这个学位,为啥要到kmd,这实在很让人困窘,朝思暮想的地方,到了又不知所措。

好在现在大致有了一个回答的思路,对我而言,读master是给一个更认识自己的机会,在一个充满积极,消极选择的环境里,在掉下来爬上去的过程里锻炼肌肉跟毅力,看起来更像一个活生生的人,再成为一个有魅力的男人,啊哈。而kmd是环境所在,有人开心,有人难过,开心和难过是两个太常见的词汇,总要自己试过才来得够有感触,但总是会有所收获,云开雾散苦尽甘来或者一蹶不振。

这个世界真的是不可思议以及没有定论,就拿理想和爱情来说,前者不知道何时就在脑袋里出现,但总不容易生根发芽,想要的总是在变,小时候想当漫画家,遇到被欺负时就要外星人来帮忙解气,长大了当艺术家,却突然想变成一个有责任感的男人,试试看去认真的期待和负责一份爱情,说起爱情这个玩意,虽然我相信起因大多是因为被隐藏在身体中的荷尔蒙宇宙的干扰出现的古怪想法,但我总愿意相信,除此外,还有另一种非生理的因素所在,这大概和理想一样,懵懵中让人向前,也许最后它们都以一副让人失望的脸出现,但就像脸不够美型但内心丰盛的人一样,说不定还会有让人欣赏的另一面。

所以,生活,只要继续着,就是美好的,如果能够愚忠的期待着理想和爱情,这对我来说,就是人生最大的意义,以及读master和在kmd的意义所在。。。。。这。。。。。扯的真够远了。。。

我保证。。还是会让这个blog出现些有关互动的东西。。以及祝大家好

by Whale | Posted in Japan, KMD, Personal | 1 Comment » |
March 14th, 2010

Pentax i 10,Fuji instax mini25 和SPBS

pentax i 10

趁着周末,陪师妹去秋叶原买相机,她从最早的Fuji s7000一路换到Canon G9一直到今天的Pentax i 10,越换越小越便宜也越美型,对于只想随手纪录的女生们来说,美型的i 10是个很不错的选择,画质之类我还没试过,既然它是消费机的,也没必要比较过多,而且区区2万2千日元的价格。

DP2在稍微光源不足或者复杂的地方就对焦缓慢,以及存储速度不足以应付一时激动时需要的快速快门,我一直在用运行Hipstamatic的iphone做DP2备机。大概是Hipstamatic拍立得效果的潜移默化,帮师妹选相机的时候,我也忍不住买了部Fuji instax mini 25加5盒instax mini胶卷,据说它是把妹利器,但我确实是不想把妹,只希望免去冲洗相片的麻烦,或在某些时候给别人拍照当送礼物。

Shibuyabooks.net

当然研究室的生活是繁忙的,搞完相机又去涩谷跟搭档汇合,一路拍照考察到SPBS,全称为SHIBUYA PUBLISHING & BOOKSELLERS的这家店距离涩谷站15分钟行程,靠近以情人旅店聚集著称的道坂玄,店内一半是售书用区域,一半是出版用办公室,他们还会组织一些讲座聚会,我跟搭档malek在这叫了咖啡,一小杯200日元,很划算,坐在书店一角聊天,气氛实在是很惹人投入。要是各位哪天经过涩谷,这里是很推荐去的地方,况且路上还能遇到几个店,包括经常有真正美女爱去的透明棚子咖啡馆。
地图参下,
https://www.shibuyabooks.net/about/map.html

拍了张拍立得送给他们,有人去的话看看他们收银台左手边的墙上,贴的就是了,上面的签名如果没掉的话,可以指着说,嘿,拍这张照片的就是我朋友啊。哈哈。。。

by Whale | Posted in Japan, Personal | 2 Comments » |
March 12th, 2010

鲸男回到KMD

一周前回了kmd,国内的一个月里,在家待两周养病,剩下两周转了几个城市,拜访见过面和没见过面的朋友。

回来后把博客的服务器转到了imlab.cc域名,cn的域名会很快弃用,以后就请默认用imlab.cc访问吧。翻了翻07,08年写的“给艺术系学生的arduino互动入门”,其中不少篇幅都是摆出一幅乐于助人的面孔说教,还是挺惹人烦,,,接下来准备动手稍微修改补充,做一个更有条理和便于查看的小册子当作总结。

学校老生毕业,新生刚来,项目青黄不接,刚去每周一次的urban media项目会,没几个人出席,会议就取消了,我就跟同学张青林聊起来聊书心得。美籍台湾人lady张拿到fine arts的master后来日本读design的master,我跟她提起之前的烦恼,说这几个月在kmd其实一直很摸不着头脑,她说我和她经历稍微相似,之前读的visual communication也是在fine arts范畴下,没有系统的设计方法,之前多数时间是凭感觉做事,而kmd总是在讲研究方法和设计实践,让一个以为自己会成为artist的人接受design thinking变的规规矩矩,很需要有点勇气。

上周跟搭档malek又重归于好,他准备分享点design thinking给我,我每周给他一些tech入门,互通有无的搭档方式倒是很不赖很gay。回头看过去的秋季学期,最大的收获其实是解决了某种心理问题。

by Whale | Posted in Nonn | 4 Comments » |













Powered by Wordpress using the theme bbv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