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交互设计到硬件创业 Interaction Design & Hardware Startup
August 24th, 2009

成都再见

上周拿到签证,这些天打包了行李,和朋友们聚餐喝茶,三天后离开成都回老家,到时陪家人一周,再从上海飞东京。

走之前难免要伤感,不过伤感的不是离开成都,是因为这些年遇见过的交往过的人,除此外,成都这个城市给我的印象负面居多。我每天都担心骑车上班的女朋友的安全,因为这个城市的小车司机们喜欢抢红灯前一秒,公交车司机们横冲直撞要人行道上的人让着庞然大物,楼下茶馆的老板被人捅了后迟来的警察不紧不慢神情自若,地震后的官员们没人说要解决人民最大的疑问。

我很庆幸自己的后青春期时代在这度过,你可以在第一次见面时就对成都姑娘说要不我们接个吻吧,她们让我发现两性关系的美好之处,也消除了最后的好奇,从而能坦然面对不久后的婚姻。

但现在我开始变的像我老爸当年一样开始看新闻,对着政治人物骂骂咧咧,每天忍不住点开网易新闻频道,瞧着一件又一件让人绝望的事。八月下旬的日本大使馆在准备选举投票,隔着玻璃门我瞧着神情严肃的日本人铺好桌子,拿出选举箱,在黑板上一笔一划的写着,心中一阵异样。大概和第一次遗精时发现了自我一样,现在又发觉是这社会的一份子,被影响被改变时觉得自个软弱无力,大概和青春期时想干姑娘却不知从何下手状态等同。

感谢成都让我完成了对性的探索,基于相同的期待,我开始向往下个月的日本之行,希望到时我能知道怎么成为社会的一份子。

by Whale | Posted in Nonn | 5 Comments » |
August 1st, 2009

徐霞客游峨眉 (完)

**最近两月没什么事做,前几天去峨眉山时遇到大雨,脑子淋坏了就有了下面这篇。

(一)

树影婆娑,轻风拂面。

徐霞客睁开眼时,太阳已经到了树梢,他咳了咳,感觉嗓子干的像干结了几天的屁眼,浑身也不带劲, 就一动不动的抬头看天,徐霞客又躺了一会,觉得这么干待着也不是办法,便一翻从石板上起身,他拍了拍身上的苔藓,顺手又把钻进鼻子里半截的蚯蚓拽出甩到地上。

他背好竹篓,戴上斗笠,柱起竹竿继续进山。

这是徐霞客进山的第三天,从报国寺到神水阁途中又尝了不少药材,其中一株长成筒状的草让他视力精进,居然瞧到对面山腰里的樵夫把一只山猴绑到树上,干了好几遍,至于是公猴母猴他确实没看清,猴子那玩意太小,况且雾也渐渐沉下。第二天樵夫唱着山歌和他迎面相见,徐霞客羞的没敢看他,樵夫倒是依然悠哉快活,走路呼呼生风,一溜烟卷来一股猴骚味。

徐霞客走走停停,瞧着大日头从山顶到了山腰,气温稍降,山路走起也渐觉顺脚,等淡蓝紫色的雾和深绿黑的山野不分你我时,徐霞客就到了清音阁外,他除去行囊,脱光衣服钻到湍急但细小的水中,他抬起头瞧着头上寺庙摇曳的烛火,肚中咕噜作响,但这声音只有他听得到,不远处轰隆隆的瀑布遮盖了所有声响。

徐霞客屙完一泡屎后,身上的水就干了,他穿戴整齐趁着夜色溜进寺庙伙房,他拿出烟草给和尚抽,不一会和尚就说起了胡话,一会是千手观音在给他捋下身,一会又眼神忽闪的盯着狼吞虎咽的徐霞客,徐霞客觉得不对时和尚已经扑至面前,他奋力挣脱,脑袋一下撞向灶台,不省人事。

(二)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by Whale | Posted in Nonn | No Comments » | Tags:













Powered by Wordpress using the theme bbv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