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交互设计到硬件创业 Interaction Design & Hardware Startup
September 27th, 2013

硬件创业_0.1_延期是怎么一回事

延期

准时发布的产品都是相似的,推迟发布的产品各有各的不幸。延期发布的根本原因,在我看来是团队愿望与客观现实的冲突,只有全身心扑到鸡毛蒜皮中,经历全程摸清客观规律,才有可能找到在下或下下一次如期发布的秘诀。(运气好的话)

从八卦中学习

不管是 Pebble 这类明星项目,还是 Nomiku 这样在硬件创业圈中口碑相传的例子,都有过延期的经历,产能不足,认证流程繁琐,技能不给力,流传出来的原因可信度有多少不得而知,但含糊中蕴含着的信息足够提醒做好提前工作不要旧事重演,做供应链的学习,准备可能的认证,找到互补的小伙伴等等。

遇到更有分享精神的人,比如 Yeelink 姜工,听他讲自家智能灯泡遇到的模具问题,等见着 Picooc 的 Even 这类经验丰富的工业设计师时就可以腆着脸请教开模经验,在这一部分建立初步风险意识,日后和自家工业设计师沟通制定进度时有所准备。

观察

当剥开 Fuelband 看到密密麻麻的电路元件时,电子工程师就可以更有针对的评估生产成本和良品率,工业设计师也会考量工艺成本,对于 imlab 这样的初创团队来说,保持简单是控制风险的最佳办法,因此我们的研发基本策略是不挑战任何工艺难度,但为了保证产品有所突破需要挑战设计难度。

例如,用0201的封装而不是用0402,采取把电子元件全部包裹在手环中的方法就是在挑战生产工艺,这会必然提高资金和时间成本,造成极大风险。但要求电子工程师不断更换芯片方案,兼顾性能与成本,有效压缩体积,以及要求工业设计师不断给出新的设计稿,多次打手板验证,推出能让人觉得印象深刻的独创设计就是必须挑战的设计难度。

实操

我们用了更激进的方式规避延期风险,做出了超期发布的方案,在产品还没外壳时,就通过 Knewone 发出这个还是裸体电路板状态的 Alpha 初号机给天使用户,但它一样是延期了,从预定的9月20日发货要改为9月底,而原因正是愿望与客观现实的冲突。

Knewone 内测页面:http://knewone.com/things/xin-wo

愿望是两周内完成全部生产并寄送,不仅快速了解整个生产流程,还能提前得到用户回馈一早发现问题,但客观现实是 PCB 在与合作伙伴交接时不断发现问题需要多次修改,导入生产也有一定的流程要走。

理想状态下产品经理或电子工程师与合作伙伴的项目经理对接即可,但这一次生产消费电子级别的产品并要求这么小的体积,对 imlab 和 Seeedstudio 都是头一次的挑战,于是需要多方交叉配合,分头交接,发现问题,做出判断,进行改良,之后给出定版,接着继续在定版上发现问题,循环往复,做出定定版。

例如,在电池采购这一块,由于需要较小体积难以买到,就要由 imlab 的电子工程师来老师在淘宝采购,测试,之后给出平衡体积和使用天数的电池标准,再交由 Seeed 的宋老师开始采购,但在采购时发现对方资质不足以应对接下来的批量生产,(imlab 的产品经理俺判断接下的量产会有可能达到万级),于是建议通过供应商开模定制电池,接着要求来老师给出电池尺寸,但尺寸又可能因为考虑消除某个元件的原因而不能确定,需要评估出货时间和开发进度后确定风险级别,做出是否消除某个元件的决定,之后才能确定最终电池的尺寸。

当然,要循环确定的不止电池这一个。

在硬件创业中,及时做了完全准备,也几乎不能做到线性的执行,它涉及的广度远远大于纯软件的项目,但如果放低心,放低身,保持耐心不断的探索,总是可以在经历几次失败后做到精确的控制。

对于希望以产品创新取胜的创业团队来说,设计缺乏创新,技术迟迟不能突破等等,是比延期发布要大得多的风险,在对解决以上问题胸有成竹后再把优先级转到供应链实操上也不迟。

我们延期了。。。

最后,新我 Alpha 初号机这次也延期了,lab 的新成员小陈会为每一位预订的小伙伴们亲手 3D 打印一个爱心外壳做为补偿,他还会在明天开源这个外壳文件,写一写设计 3D 打印外壳和操作打印机的心得.

这一切都能在微信公众号:xinwojun

以及微博:电子新我 中及时看到。

by Whale | Posted in imlab.cc | No Comments » |
September 16th, 2013

硬件创业_序_CEO 的一天流水账

Prototype - Product

硬件创业的经历,像在河道上行船。一会顺风很快;一会世界安静了,几个月一点没动;一会有锣鼓喧天龙舟经过,波纹荡起,船身微晃。

七点半
到楼下的南山医院抽血化验,总觉得自个身体表现跟某内分泌失调症状一致。

八点半
在罗宝线的世界之窗站下车吃麦当劳早餐;接着再上车到侨城东站下,步行一阵后到达在柴火创客空间里的办公位。

九点四十分
工业设计师经老师抵达,在他明天回家结婚前评估上次外观手板出现的问题,确认接下来要推进的部分。

在还没人的空间里,用 asana 梳理市场推广需要的事项指派给即将加入团队的 X,给陈老师布置任务,为这次因为备料和中秋原因而需要延误一周的天使用户 3D 打印外壳当做补偿;这次的测试硬件叫 初号机 Alpha.

十一点钟
搭档 Terry 老师抵达,build 三个版本的 APP 到我的 iPad mini,一个便于演示,一个接近成品,还有一个阴差阳错看起来像 RPG 游戏,成了 iPad 专用版本的努力方向;在确定要 Weiyi 老师协调改进的 UI 细节后,迎来了同样做硬件创业的 Yeelink 姜工。

姜工说 nomiku 团队的低温烹调设备延期了一年才发货,自个的灯泡也因为要求高质量的模具延期几个月,所以七天不算啥;但这坚定了俺把目前一个特色功能暂时砍掉的决定,一定要在两个月后发出货。

下午两点
和电子工程师来老师前往合作伙伴 Seeed Studio 处,nana 老师负责项目对接,Simon 老师负责结构,Jin 老师负责生产评估,宋老师负责原料采购,Albert 老师负责技术指导。一个多小时的挨个讨论后有个 PCB 的改良的方案,接下来就是继续征求负责工业设计的魏,经,浪老师的意见后做判断;依然有很多未解,都是鸡毛蒜皮,只是需要找到一个个合适的人合适的机构,在工业设计师回深圳后,我要开始和他一起跑模具厂,把最后一块确定下来。

四点过
到南山医院取了报告后,医生说你的内分泌是正常的,除了血糖和血脂偏高;之后我放了心,所有症状都失踪了。

晚七点
准备了一大笔钱与新的房东签订合同,我们在桃园路新竣工的那座最高的大厦。。。。。。旁租了一间六七十平米的办公室,因为在深圳办公的人已经有了六位,超出了目前所在柴火的承受能力,也意味着这个公司的开支,真的像水一样在流走。

晚八点
Terry 和 Jesi 在邮件组中讨论一个像素的问题。

晚八点半
明天去北京,极客公园的胡老师邀请去参加一个叫创新者联盟的内部会议,这次只是展示而不是说服,对说服他人上目前没有任何的热情,硬件创业的经历让我很疲劳,但也让我很相信,这是不是一个潮流不重要,它是一件在过程上能激发我们热情,磨练身心,在结果上能多方收获的事。过完中秋,要做一个回复,一位投资人在比融资计划早九个月的最近出现了,这么早拿钱是个风险,但这位老师的性格和兴趣让我相信这次不仅仅是财务投资,而是愿景投资。

晚九点
从2006年第一次接触开源软件和硬件到现在,一直想要一个可以和志同道合的人一起工作的空间和机构,在七年后来到了;下一个七年,会有一家叫 imlab 的独特科技设计公司出现,发光发热,造福众生,它会保证每位成员获得最大的利益,但也会不惜一切保证它走的够稳,够远。

在看到手中的 APP 和产品手板后,我意识到从今天开始再也不能过分谦虚,而是要做好它会在未来一年内卖的很好的准备,团队的,合作伙伴的,更是自个的:我也不再只是一个交互设计师,而是成为一个能担起责任的 CEO,而接下来,就是和大家分享过去的经验和接下来经历,或好或坏,都是人生唯一的经历。

下次见。

by Whale | Posted in imlab.cc | No Comments » |
January 26th, 2013

1年小记:创业者精神上的阳痿与恢复(待续。。。)

精神上的阳痿

从去年九月到现在,每个月都有写点什么的冲动,但每次打开博客就开始头脑空空,过去常会写的技术分享,成长感悟,社会调查,产品愿景等等一个个都提不起兴趣,自从2012年五月完成第一个项目 Demo 后,我就进到了一个精神上阳痿的状态,在从2月到5月用两个多月时间完成了一个和健康有关的 Web APP 并发布测试后,我发现它的后续发展不如想像中价值大,我的灰心和迷惑大概影响了搭档,一位决定重回公司,一位去了美国。但现在看来,尤其是去年九月和新的搭档 Terry 以及 Lackar 在我的小屋中做回顾分析时发现那个 Demo 远比想象中重要的多,它在人人网和微博上测试时有了些持续使用的用户会对它爱不释手,在因为微博升级API导致没法登陆时还不断留言让我们修复Bug,这让我确定一些设计元素应该继续保留到新的产品中;同时我也发现跟着潮流走而不是选用成熟技术是多愚蠢的一件事,明明团队中的主程擅长 iOS 开发我却要求用 Html 5 和 Javascript 开发 Web APP 目的是为了所谓的”一次开发,多平台兼容";实际上这一切的起因都很简单:经验的不足。而获得经验的方法是不断探索,实践,总结和继续这种循环,前提是要做好心理准备和资金准备,这次经历带来的打击和启发比任何书里写的或者老师教的都有实效的多,所以任何完成的事付出的努力都有其意义,尤其是当我日后看到痛恨调试 Javascript 的前搭档S同学貌似对 Web APP 有兴趣时候,跟另一位去了美国的前搭档O同学拿这个项目写成的论文得了某最高奖时,心里还是有了些许安慰。

治疗

六月底,灰心中准备把方向转型,从创业做产品变回做设计和原型,一位朋友给了我帮忙做设计顾问的机会,完成三件产品的概念梳理和推广设计,这次有一个良好的开始,一直期待一起合做的女友终于结束了两年的远隔回国一起合作,提出的设计方案比我预想的还要好,一个月的期限里虽然时间紧迫但执行的还不错,但一个月后执行中需要的后续修改因为设计师女友返回美国开始变的困难,这时让我发现除了经验不足外另一个最重要的因素,稳定的团队关系无比重要。这是个看似每个人都懂的道理,但真的从发现合适的伙伴,商定合作,到彼此适应成为搭档是挺漫长跟困难的事,尤其是一个从零开始的创业团队。

鼓励,帮助和榜样

我和仅剩的团队因为为朋友完成的设计顾问项目受到了鼓励,让我对这及时的帮助一直心存感激,八月起决定继续产品开发而不是做设计工作室,因为每天躺在床上睡不着时都会回想过去的五年,从设计转到做交互,对只能拿装置去展览很困惑,到决定辞职去日本读研和做研发,最后终于在追求自我表达转为以递交产品为目标后获得了满足,这是唯一能让我安心走下去的一件事,做产品,所以不应该因为遇到阻碍就转向。

在研究院时,我的指导教授奥出老师在一次例会上问,Gao,你的 Vision 是什么?我说我不知道。事实上我确实没想过愿景,在研究院依然我行我素依靠直觉和兴趣做事,但奥出教授是设计思考的拥护和实践者,他决定在我找不到自己的 Vision 前不给毕业,这导致我在毕业后执着于为每件事寻找愿景,它带来了事先设定条条框框束缚自己的副作用,但也切实帮助自己在考虑一件事的趣味之余,承担起必须的责任,现在我给愿景下了适合自己的定义,它不只是用 believe 和 wants 去回答 why,它是任何一件能让我同时觉得有趣,有用,有意义的事。

有两位学长曾经最让我迷惑,一位是 Daisuke,三十多岁的小伙,每天晚上只吃最简单的纳豆和米饭做晚餐,在毕业后也依然延续这个习惯,每晚在人走完时打电话给我帮他开工房的门,边吃简单的晚餐边用激光切割机切美术馆丢掉的防水布做成的海报,再用锤子砸扣子进去最后手工完成一个手提袋,这是他的创业项目,在我看来是非常不酷的项目,没必要在媒体研究院做,但这大概对他来说就是最有趣和最有满足感的东西,也足够了,尤其是最近在 Facebook 和 Path 上看到不断的更新,终于在两年后有了稳定的发展。

另一位是 Miya,我所在 Media furniture 项目组声音部分的负责人,因为做创业项目几乎影响毕业,他在做的也不是跟酷有关的东西,但更加实用和有意义,在搭档离开,我最纠结的时候,这位学长坐在我的对面,说我和 Aoki san 都觉得概念很有趣,为什么不继续做下去。他们是完全不同的人,但都在日复一日的努力,不久前他告诉我说一直兼职的伙伴决定加入团队,也有了很不错的新成员,在两年后终于升级了两人团队,我看到他经历了从做软件到同时做软硬件的改变,以及在孵化器里重新为产品定位顾客群后的成功,这些种种的鼓励,帮助和榜样让我明白,其实无论创业还是实现其它任何理想,不断的去尝试,修正并保持耐心是最必要的条件。

新起点

在上海,一位姑娘在新车间对我说,她说我觉得你弯弯绕绕的,我现在知道自己弯弯绕绕的原因,比如一直想要做的事明明需要软硬件一起来,却偏偏说要先做个软件练练手,这样反而让事情变的复杂,练手和成长应该在实践中完成,而不是为了练手而做一个项目,但除此外,先开始软件也是不得已的选择,迟迟没有搭档可以负责硬件开发,合适的搭档是一切项目的起点。

八月,现在的搭档 Terry 出现在我面前,他说受够了在大公司做企业软件的生活,准备试试新东西,我想起来在微博上认识的 Jesi,一位从服装设计转型 iOS 独立开发者的姑娘,他们应该很能互补,于是在等待了 Terry 辞职旅行和 Jesi 完成考试后的九月,一个新的团队又组成了,在之后到现在的三个多月里,想到他俩我时常会沉浸在某种恋爱般的情绪里,哈,有时候,创业团队一定要学会等待,毕业后加入 ifanr 的 Lackar 同学会在周末抽空回来讨论交互规则,无比繁忙的 Mog 总会在我等到快绝望时给出一份喜出望外的设计稿,一直异地忙着自我实现的女友终于愿意抽出时间帮忙。现在的项目开始朝着正向地方向前进,完成了软硬件的可行性测试,开始了软件架构和APP功能开发,接着是准备找硬件团队帮我们完成从原型到成品化,开始用户测试来验证概念,这个过程还会有很多可以预见和不能预见的困难,但确实已经走出困惑期。

(待续。。。)

by Whale | Posted in imlab.cc | 1 Comment » | Tags:













Powered by Wordpress using the theme bbv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