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交互设计到硬件创业 Interaction Design & Hardware Startup
May 29th, 2012

二十九岁小结 (更新中)

沙河西路
一周前,我骑车从办公室去十公里外的客户公司,一路上靠着 Google Map ,路牌跟路人迷了几次路后到了目的地;
迷路时经过的科技园,旁边深圳大学的学生源源不断的在开始实习,在毕业,在工作,中午时候排在快餐店前的长龙跟北京西二旗或者上海张江高科一样长;在跨过沙河西路的桥上,我看到一个人拉着渔网,从河里拖出一条鱼;一个道路协管员,在荒凉的过街天桥下坐着,有张很年轻的脸;一个警察,盯着我没有锁的自行车,看个不停;远处的山上山下,郁郁葱葱,路上的私家车,公交车,货车,从身边呼啸而过。

二十九
我的方向感很不好,经常迷路,迷路的唯一好处在于未来的回味,但回味多了也就腻歪了。
晚上,我发现自个生活是片段的,不稳定的,今天在这个城市,明天在另一个城市;
二十九近三十的现在,我在深圳南山区一栋叫东华创业园的7楼,有了一张自己的桌子;
它是期待已久生活的起点,像安达充的棒球英豪里主角的生活一样,平淡但每天都在推动着一个情节;

爸妈
老爸,老妈的婚姻,在一起二十九年后苦尽甘来,他们在变老,成熟,达成了默契;
从十五岁开始为了躲避他们四处读书,在十四年后终于可以开始收尾;
这时我能感觉到自己和他们有着某种的关联,某种程度上的共同成长;也发现身上在继承着他们的血型,遗传,性格和精神上也在继承着,还有某些他们的部分迫切需要去除掉。

。。。更新中

by Whale | Posted in Personal | 3 Comments » |
August 20th, 2011

回家

IMG_5317

上午回乡下探望外婆,老妈帮我戴上孝布,我跟在她和姨妈后面,听着一句一句聊着的家常。外婆葬在自家的地里,小路两边长着牵牛花,开着紫色,黄色的花朵,另外一些叫得出名的野草和叫不出名的跟庄稼地里的玉米,麦子,年复一年破土而出,生长,枯萎,重归土地。

外婆
几天前的下午五点到家,老妈说告诉你件事,之后突然止不住哭出了声,说在我写论文的时候外婆生病住院不久就去世。我包里还塞着在成田机场给外公外婆带的甜点,我带着它们从东京到长沙,成都,再到河南的家里。

一直在老家照顾外公外婆的姨妈领着我穿过高高的玉米地,每年回家都能见到的外婆,现在要走过长长的路才能见到,老妈烧着纸钱,和自己的妈妈说着话。七十多岁的外公要了一台收音机,以后只有里面的声音能在他外出散步时候陪他。

老妈
因为外婆去世,老妈时常陷在自责里,说没能够及时发现病情。外婆一直生些小病,但父母都照顾的很好,每次都会起死回生,病后继续健康的生活,和外公一起上街买菜,做饭,等着孩子和孙子孙女去拜访。在公交车上,侧面的老妈看起来开始显老,我很担心她,我建议她去公园,爬山,社区活动,上街。但每次上街,嘈杂的喇叭,平价手机卖场的高音喇叭,让出门散心的更心烦。

老年人
夜里和老爸老妈从饭店走回家,一群人在体育馆门外跳着舞,在往家拐的路口,一个老头指挥着一群大妈扭着秧歌,敲着鼓。路旁是充斥着噪音和尾气的车道。几乎每个城市里的中国人,都热衷集体活动,不会因为在街边跳舞害臊。老年人大概是很孤单的,游泳池,健身房并不能满足他她们的需要。一座座城市也没有为他们聚群的需要做过特意的设计。

邻居
刚才邻居敲门送了新摘的菜,让老妈拿着明天帮我做菜饼。在这个国有企业的家属院,每个人都或多或少认识彼此。老爸做办公室主任时把家属区楼下规整出了一个三四百平米的小花园,里面种着树,草,偶尔有人把盆栽放在花园里的石桌上,天气凉爽的时候,邻居们会在小花园里散步,聊天。

风水先生
为了安慰老妈,老爸请来了一位风水先生,他摊开画着类似八卦图案的布,打开本子,用断开或者连续的线条记着老妈丢下铜钱代表的意义。他更象是一个心理医生,以神灵的使者名义说着安慰的话,指点着让家里放置些更欢快的画,摆正下外婆的照片。说他们的孩子接下来会顺利向上。宗教和信仰,在这个时候发挥着极正面和有效的抚慰作用。

弟弟妹妹
七岁的娇娇很喜欢我,这次急匆匆的画了张画带过来给我看,我夸她很有天赋,以后想做艺术家的话我帮她找经纪人,但想必七岁的她从来没想过也不会理解画画还能带给她除了愉悦外别的什么。在家里做清洁的阿姨说她女儿特别喜欢画画,要让我帮忙做做指点,我能做的大概就是鼓励,鼓励对小孩来说应该是最重要的。

老爸
老爸下班回来后就习惯性的抽着烟,坐在电脑前玩游戏,上个月聚餐时,Dore说每次回巴西看到他老爸就是坐在有线电视前,让他很担心。我不知道怎么为他们做些事情,父母已经五十来岁,有着自己的习惯,老妈倒是喜欢改变,但老爸通常是固执不想有什么新尝试。这个城市里没有多少为中老年人考虑的设计,我下个月就会毕业回国。希望能尽快的在未来的几年里,尝试为他们做些项目。

我和外婆说了再见,我相信她在另一个世界里活的很好,没有病痛,保佑着还在世上的我们。

by Whale | Posted in Personal | 4 Comments » |
March 16th, 2011

震后第五天:开往大阪的新干线

SDIM0337

日本人到中国两周内是免签的,只有在日本的美洲人,欧洲人,非洲人,大洋洲人,别的亚洲人等等才要签证,想必这类业务不会太多,所以领事馆应该就是看起来旧旧的,慢慢的,有着和在祖国时候一样熟系但现在反而让人觉得温馨的拖沓。它像是在外地没钱时候遇到的家乡人,会施以援手但也有所保留,会保持距离但又不会眼睁睁看着你在水深火热不管。所以今天领事馆里几个女人因为插队大打出手时,除了稍稍脸红外,也不会有别的什么感受比如惊讶跟不好对外国人解释什么的,完全没有,脸红也还是因为在自责,因为高中时候就常常看到在学校餐厅大摇大摆插队的女人,哪时候她们还是女生,我们什么都没说,觉得她们是女人应该施以照顾,所以现在看到她们,因为插队到互殴误了钟点,是要觉得自责。

南青山的留学生国际会馆,住着无数的中东人,中亚人,也许有少量欧美人,最近有越来越多从东京来的人,有着和大阪不一样的穿着,口音,或者白天来,或者深夜来,还有一对五十多岁的夫妇从大陆来看孩子,那两个孩子住在一起,穿着一样的睡衣,在公用厨房里嘀嘀咕咕,大概是商量怎么安置突然而来的父母,就像我们借助的黎巴嫩的这个人一样,有着不同宗教信仰的一个黎巴嫩人,安排另一个有着不同宗教信仰的另一个黎巴嫩人跟一个中国人,给他们做饭,腾出屋子,担心宿舍管理员的嘀咕。

地震,传言把精神的,生理的,自然的混在了一起,它们再也回不到原先的秩序,这个世界就这么眼睁睁的变化着。摩洛哥人,伊朗人,土耳其人,穆斯林,腓尼基人,带着他们祖先留下来的遗产,继续为某些信仰里的不同起着隔阂,就像他们从来和自己的祖先就没有分离过或者一直是同一个人。哪些有着 Mainland 的跟 Island 的,不止是 Mainland of China 和 Island Taiwan,三个从本来同一个大陆但是分成一个大陆一个小陆来的人,问我台湾和中国大陆。

京都的路上,有着旺盛生命力的年轻人,穿着京都暴走二代目制服成群结对的少年,和穿着和服染着头发的少女,在京都的路上散发着哪个年纪才有的气息,旺盛又没法自控的生命力。让这个跟不上趟躺在历史的枕头上瞧着门外车水马龙的城市,多少有了供参观外的可取之处。

领事馆里的两个小孩在从唯一的母亲哪里正着宠,小男孩跟大一些的小女孩,可妈妈心焦的事太多,其中一个或者两个,在日本出生,即没日本的户籍,又没中国的户籍。另一个近四十的大叔,没有护照没有身份证,因为担心核辐射,决定重新获得一个身份,把自己送回到几年前离开的地方。

by Whale | Posted in Japan, Nonn, Personal | 3 Comments » |













Powered by Wordpress using the theme bbv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