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交互设计到硬件创业 Interaction Design & Hardware Startup
May 9th, 2012

为身边的人而设计:上海大学演讲稿

演讲文字 5月11日 2012

开头语
大家好,我是高磊,一个正在创业的交互设计师。

在过去的半年里,我从日本回国,做了一次长时间旅行,在地图上的几个城市间频繁往返,去看看我的好朋友们都在做什么,这段时间,我尝试过在学校做设计原型制作的短期教学;接过小型商业设计项目;到医院,体检中心和家庭中做关于自我健康管理方向的调查;在不同场所为职业背景完全不同的人做关于社会化创新的演讲;以辅助伙伴的方式与研究院学长一起加入一家创业孵化器;最近组建了一个团队,开始创业试验,这些尝试用来让我发现到底什么样的工作最能激发我的热情,并通过实践来观察和认识这个社会,明白在开始这份工作前需要做什么样的准备。

幸运的是,在半年尝试过后,我明确了能最大程度上激发我热情的工作:成立一家设计事务所,它的目标是为我们身边的人而设计,比如我们的父母,亲密的朋友,未来的孩子等等,通过产品,通过附加其上的服务,为他们的生活带来便利,这次的演讲,我会和大家分享选择这个方向的原因,朝这个方向努力过程中所经历的难题和收获,以及我们现在的进度和未来的计划,如果你对我们的计划感兴趣并希望参与其中,可以通过微博或者在演讲结束后联络我, @imlab

自我介绍
初中开始我就是一个宅男,银河铁道999是我最喜欢的漫画,孤单的男主角乘着火车在宇宙冒险,遇到神秘又温柔的女性,共同成长,显然这是幻想的世界。幻想的世界带来了好处和坏处,坏处是让我变成了宅男,活在自己的世界里,这是我所有游戏机收藏里的冰山一角。

好处是,幻想的世界给了我很大启发,开始尝试把一些幻想中的事情变成现实。比如,我一直想知道把女生裙子吹起来到底是什么样的体验,所以就在 2006年用湿度传感器和单片机做了一个装置,让我可以把屏幕上女生的裙子吹起来又不被揍。当然,现在 iphone 上有做的更漂亮的吹女生裙子的程序。

接着,我养的植物总是会被养死,所以在 2007年做了一个可以让植物自动提醒浇水的装置。
通过内置于土壤中的水份和光照传感器,让植物能够和我们进行对话,当它们需要水份时,就开始跟我们对话,说,嘿,我需要水了;当感受到早晨的光照时,就会叫我们起床。

以及帮助害羞的男生,在 2008年做的一个跟女生在近距离状态搭讪的设备。

还有一个帮助不能够从正常渠道获得性满足的男性跟自己的电脑以及存在电脑中的成人电影影星亲热的设备。

主题引子
我很享受这个过程,把幻想中的东西变为现实,虽然完成度不高。直到有一天,我老爸突然跟我说,他说,高磊呀,
我看到你做的哪些东西了,唉,我觉得真难过,你能做点正经事吗。我听了觉得面红耳赤,于是辞去了在北京的工作,去了东京留学。

在东京庆应义塾大学媒体设计研究院留学的过程中,我组织了交互设计工作坊,参加了东京设计师周,所在的项目组获得了去年的红点设计奖,我很享受这个过程,直到有一天,地动山摇,日本地震了。当时我和我的朋友们的第一反应是,逃离充斥着地震和核辐射谣言的东京,乘着新干线去了京都。这就是我们在地震时期的生活,在京都看和服少女。

随着地震和慌乱的持续,我和朋友们越来越觉得自己行为的不妥,于是在返回东京后,和项目组的前辈 小林 茂一起参与一个叫 Geiger Map Japan 的项目,用 Google Map 连接分部在日本各地的辐射侦测器,并视觉化辐射数据,让人可以一目了然真实的辐射度,行动不便的老年人乘坐电车离开自己的家去避难是一个痛苦的过程,我们希望通过这个项目尽量让大家避免无谓的恐慌。

这次项目让我发现了比通过作品进行自我表达更大的乐趣,那就是用设计来帮助身边的人。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by Whale | Posted in Presentation | 2 Comments » |













Powered by Wordpress using the theme bbv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