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交互设计到硬件创业 Interaction Design & Hardware Startup
February 15th, 2013

过年小记:家庭,急诊,任天堂

IMG_0768

30岁,50岁和70岁

今年不知道是74还是75岁的外公跟去年比起来精神状态没变差,脸色反而变的更好,身体也有所发福,但走起路来步伐开始含糊,一天里偶尔会有喘不上气要张嘴用喉咙发出声音呼气的时候,老妈说是因为外公有过几次脑梗塞经历,小脑有所萎缩。一年前的另一个新年里,由于外婆去世,天气太冷,外公被爸妈从乡下接到了城里住在我家,我陪着散步时他说他一点也不想去距离我家步行十五分钟距离的另一个房子里住,那是几年前家人特意为他和外婆方便他们来城里看病或者冬天冷的时候住,他说在哪住会想起去世的外婆,心里难过。

相反,外公喜欢住我家,冬天里这有充足的暖气,大电视,听话的对他的任性敢怒不敢言的大女儿;但其实这为爸妈造成了不小困扰,或许是因为不用每天照顾外公和年龄差距,在我看来我可以接受外公的一切行为,但爸妈却实实在在的会因为外公而生闷气,在我看来也一样可以理解:做为大女儿的老妈会后悔没能为自己去世的母亲做足够多的事而时常内疚,因此把关心都倾注在外公身上,54岁的老爸有着高血压和糖尿病,在每次很多亲戚来家里探望外公并聚会时就会因为太过聒噪的环境而烦躁不安,两个人的关系就开始随着外公住在这里多久的争议时好时坏,以至于老妈和老爸会时常对我说,高磊,我们老了以后就去住养老院,肯定不会和你们一起住,只要未来你和你的家庭幸福就好了,我听了说肯定不会让你们住养老院,到时可以租一套临近的房子当邻居,这种甜蜜的话很容易就让他们变的很开心。

十天前从深圳机场回家时买了本日本人写的研究报告书,说 2015 年的日本会有越来越多的隐形家庭出现,少子化的社会让老年人会选择从孤单的老家搬去孩子工作的大城市,在比邻或者方便电车通勤的范围内同住,彼此照料,而在2013年的现在它已经的的确确发生在家人居住的中国的三线城市里,75岁的外公在资金上不会对55岁的爸妈造成困扰,他自己的退休金对老年人来说就绰绰有余,但在照料所需的精力上会造成困扰,尤其是在也开始步入晚年的爸妈因为年轻时的不良生活习惯造成的慢性疾病开始对健康状态造成显著的负面影响时,而即使外公处在这么一个有着两个儿子四个女儿的大家庭里,因为生活习惯,不同的经济状态,各自家庭中的困扰,以及外公对舒适度的要求,很难实现在每家分别居住减轻子女精力上负担的理想做法,以至于现在负责看护的爸妈和大舅商量为外公找一位保姆,类似寡妇之类的中老年妇女住在一起照顾起居但又不是要找老伴。

平时看起来正儿八经的家人的开放程度远超我的意料。

IMG_0771

急诊

临近从家里回深圳的前一晚,老爸突然生病,全身抖个不停并鼻涕直流,之后越来越严重开始站立不稳,在为外公准备的屋子里住的大舅和两个表弟闻讯而来,驾车送去十分钟车程的医院急诊:问诊,优先抽血验血糖,挂号并缴费,再次问诊并做测体温这类的体格检查,做初步诊断后做血液检查,再次缴费及等待检验结果,依据检验结果再次问诊并做血压测量这样的体格检查,最后出诊断结果并开具药方,缴费取药,这整个过程繁杂但严谨,中途需要至少两个人才能做到一个人照顾病人一个人去完成手续。

老爸最后被确诊为急性发热,打了退烧针吃了药很快回复正常,在整个急诊过程中,对于家庭而言第一步快速反应送去医院的操作难度较大,有没有私家车,谁来驾车,如何把病人转到车里都是问题,如果寄希望于急救车,在等待过程中或许可以完成一些自我监测和判断,用于临时的自救,或者当作问诊时的辅助资料加速医生的判断,通常医生不会信赖患者通过家用设备做的检测结果,这些基本的血压/血糖/温度变化对有特定疾病尤其是慢性疾病的患者及家人做快速判断却意义重大,进入医院后所作的操作基本不在患者的控制范围内,流程的加速只能依赖医院的专业度,而老爸的根本病因在所患的糖尿病导致整体抵抗力比正常人要底,对于他这类患有慢性疾病的人而言,在日常生活中帮助进行健康管理从前期进行疾病控制的产品更加实用,这一类的产品早已经在市面上存在并也都在跟着量化自我的愿景逐步的进化,我所见过的这类设备和那些进化过的智能计步器类量化工具一样,多数依然停留在功能性和体验上的创新阶段,如对量化数据的可视化,而在用户需要的基于这些数据的服务上则刚刚起步,或许是组成这类产品的关键元素很难去整合协调,设计团队,医疗设备制造商,健康服务,每一部分都有专业的资源存在,但单独的每一部分都不可能靠一己之力成功。

隐约觉得,在专业的自我管理工具上,或许有另一种更前期更轻松的做法,但这种做法依然建立在多方合作基础上,只是会因为在切实的对用户进行观察后得到目标明确的以人为中心的切入点时,因为精准而让难度降低,这些或许更容易被那些以人为出发点的团队来实现,而非市面上众多的以现有技术或者现有市场为出发点的团队来实现,比如那些靠提供远程免费问诊服务而达到动辄上百万装机量的手机 APP,仅靠远程描述就给出结果的做法比城乡结合部的小诊所还要更具危害,明显,以人为出发点和以市场为出发点会产出完全不同的结果。

photo-2

任天堂

在为 Wii 刷上中文系统,安装了 USBLoader 可以直接读取移动设备中的游戏而不用频繁更换光盘,以及删除了 Wii 主界面的其它应用后,这台在家积灰一整年的游戏机重新焕发了生机,老爸每天用它玩体育游戏玩的不亦乐乎,老妈在指导下也学会了操作,但在开机后如何把电视从 TV 切换到色差输入,如何通过 USBLoader 进入游戏其实都还很生疏,对于我来说可以轻松完成的任务并乐在其中,尤其是 USBLoader 提供的众多功能非常有用,但对于爸妈来说,每多一个切换,意味着多一重的麻烦和失误。

(待续。。。)

by Whale | Posted in Fieldwork | No Comments » |
August 8th, 2012

[田野调查] 即时贴和 Cool friends

Thick Description

O 是位年轻的女性,成长于新泽西,在纽约读完大学后开始工作,之后获得了某基金会的奖学金前往中国做调查,她告诉我,开始调查的前几个月,她尝试过读一本叫 Getting things done 的书,这本书让她获益匪浅,通过一些比如“能够两分钟做完的事就马上做”的方法,让她觉得自己的效率有所提升,还有些“下一步计划”的方法则让她学会了有计划的做事,“这是我第一次开始调整规范自己的生活”,她告诉我,“但是之后我觉得这种方法让我变的太喜欢做 plan,而忘了 plan 的目的,所以我放弃了 GTD”,她继续补充说,“或许这种方法更适合那些非常忙碌的人,比如公司主管等等,需要运作整个项目,忙的团团转,而我,是在做研究,至少一开始不需要计划,或者说那时我自己也还不知道要干嘛,无从计划”

O 住处的四周墙壁上贴满了即时贴,上面用很大的字号写着 GRE 单词。“工作一段时间后,我知道了自己的兴趣所在,所以希望接下来再读一个新的学位,用来帮助我的工作,也许是 MBA,所以现在需要开始为回美国后的 GRE 考试做准备。” 她的抽屉里放着印刷版的单词卡片,笔记本上写着跟考试和回国有关的待办事项,

她坐在沙发上手指着一米开外的墙跟我说:“我起床或者坐在沙发上时候,一抬头就能看到这些大大的即时贴和单词,很方便。”

“你知道吗,我是最近才变的这么积极,因为我知道自己需要一个新的学位来帮助自己的工作,于是决定 GRE 并为它做一系列的准备”,“之前不是这样,我曾经很迷惑,不知道该干嘛”,“一旦想清楚后做了决定,事情就容易的多了,所以对我而言,任何自我管理的工具,在我的目标没有明确的时候都没有太大意义”。

O 性格独立又有活力,她辗转在北京,广州,深圳,过去的将近一年里,一边做研究一边确定自己的热情所在,她喜欢和人接触,成为朋友,我想,或许那些不同类型的朋友给了她很大启发,不仅仅给她素材帮助她完成研究,同时也带去了发现与定位自我的启发,这大概是为什么她最后告诉我,她说,如果有一个和自我管理有关的产品,它不仅仅是让我拿它来制定计划,而是可以像一个 Cool friends 一样,时常告诉我一些我不知道的事:hey,你知道吗,你应该试试在这个时候干这件事,因为这样可以让你更加精力充沛,或者让你变的更 Cool 等等。

更新中。。。。。。

by Whale | Posted in Fieldwork | No Comments » |
May 13th, 2012

田野调查:L 当妈妈 (更新中。。。)

Focus Points:
观察并理解妈妈在照顾婴儿时遇到的困难之处

Fieldwork Master:
三个月大婴儿的妈妈, L

Plan
2012年4月29日,北京, L 家中,一个半小时。
发现并了解照顾婴儿过程中遇到的问题和解决办法。

wall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by Whale | Posted in Fieldwork | No Comments » |













Powered by Wordpress using the theme bbv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