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交互设计到硬件创业 Interaction Design & Hardware Startup
May 10th, 2012

“全球健康现状与中国 Global Health Issues and China” 会议小记

消息来源: 新单位邮件组
场所:上海外滩三号沪申画廊 2012年5月9日
组织结构: 基金会/卫生部及地方政府/哈佛大学公共卫生学院
参与目的: 课题调查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by Whale | Posted in Nonn, social, Talking | No Comments » |
January 21st, 2012

高磊体检记

IMG_6830

2012年1月17号,高磊去平顶山市矿务局总医院体检中心做身体检查,近八点钟的早上,路上起着雾,平顶山是一个新兴城市,被发现有大量的煤炭资源后于1957年建了市。大概因为上世纪60年代国家备战政策,1964年,这个城市由煤炭部直接管理而非河南省,国家从东北调动了大量人来这担任管理和工程方向职务,这个城市就以煤炭为中心开始了生长。

三十年后的一次初中生春游,高磊登上平顶山山顶往下看中午的市区,只有一片雾蒙蒙的东西罩在城市上,所以在近八点钟的路上,他不知道车外的雾里面,到底有多少污染物的成分,所幸的是,到了市区人多的地方,雾变的少了,他想,大概是被人你一鼻我一鼻的吸走了吧。小时候高磊看过一件很能激起城市自豪感的本地新闻,新闻大意是 “心连心剧组?到平顶山之前自备了被褥,因为担心到了这街上到处是煤等等,但来了之后发现这其实很干净”。事实上也是如此,至少用眼睛看这个工业城市的街道上是干净的,那么在没有个 PM 2.5 之类标准可以参考而且也没感觉自己鼻子里吸到煤的时候,污染不污染也就习惯成了自然。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by Whale | Posted in Nonn | 2 Comments » |
January 11th, 2012

民族志(Ethnography):虹桥区居民楼里年轻中医的两小时

鲁迅公园

引子:补补身子吧

2011年10月,我回了次家,大概因为一路劳累,在长沙时偶尔会心跳过速,同时也觉得身体容易疲劳,老妈判断是肾虚,于是带上我到人民医院看中医。

屋里挂着自己写的毛笔字的医生给我号完脉,问讯后开单验血,老妈常常忘记带医保卡,于是现金支付。在等待验血结果的过程里我们又到了内科做心脏检查,我躺在床上,医生把传感器贴到我的两胸前,手腕和脚腕上,身边的一台机器咯咯吱吱的打印出心律图,医生说现在没看出任何问题,只有在心跳过速的当时测数据才能算是有效数据,建议佩戴随身检测装置,我跟老妈觉得没什么必要。

血液结果出来后,我们拿着看不懂的结果回到中医医生办公室,医生说血液检测正常,之后开了些中药让补补身子,“补补身子”和“调养”是我最常听到的词,不管是从家人口中还是中医医师里,这让我挺迷惑,到底补补身子是什么一个意思,它不象是说“你感染了,吃点消炎药”这么清晰,但我还是很自然接受诊断结果,花费两百多块人民币后拿了“补肾益脑”的药回家。如果有家人提醒督促我会按时服药,一旦离家后,也就是三个月的现在,那些剩余的药还几乎原封不动的待在行李箱中。心跳过速没有再发生过,而我个人也知道自己的性需求是旺盛而强烈的,不象是有肾虚,但还是容易疲劳。

我在想,怎么样才能更加真切的了解自己的身体状况,让服药或者“调养”能够有某种可以给予“信赖感”的科学依据或者解释,并且找到最合适的方法督促自己注意健康?带着这个念头,我开始了对下一个项目方向的考虑:针对家庭用户的健康相关产品与服务的研究和设计。而我和我的搭档,都没有任何的医学背景,所以尽力的去做 Research,是一切开始的前提。

这篇文章,是我用民族志(Ethnography)方法做项目前期研究的总结,而以上的文体,是在粗略尝试进行民族志研究流程里的深度细描(Thick Description)写作,用来为研究给出一个文本形式的展示。而以下,是基于最近开始的一次调查的文本展示和分析。这些文本,用来让设计者在之后的概念设计环节,能够时时的回头从调查里找到对自己所做决定的支持依据。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Read
by Whale | Posted in Nonn | No Comments » |













Powered by Wordpress using the theme bbv1